页面载入中...

习近平新年首访创下多个“首次”

  首先,需要对壁画有体验,得进洞窟临摹。在此过程中,结合高精度的数字影像,形成精细的线描;再根据学术史的整理,对其进行分镜头的设计,这是进行数字媒体表现的基础。

  然后,寻求文本的经典。陈海涛曾反复研读《普曜经》等佛经,佛经中有人物情感、叙事冲突,是很好的脚本;他为动画中人物设计的台词来自“变文”——敦煌在唐五代大量盛行“变文”,即把佛经变成相对世俗化的语言。

  《降魔成道》讲的是悉达多王子如何克服心魔成佛的故事,“所有的形态设计、人物形象设计、色彩,都是从敦煌壁画和北朝系统里获取的。”陈海涛介绍,魔女面容非常丰腴,这是结合当时的审美特征设计的;她们色诱悉达多时手中所持的花朵,也来自壁画上的图像;眼睛画着魅惑的蓝色眼影,以色彩赋予魔女的“精气神”。

  经文中记载,当悉达多最终折断这些魔众的武器时,漫天洒落花朵,“菩萨默然观,如看童儿戏”。“他不是要消灭对立面,而是如同看待一群无知的、被恶蒙蔽的顽童。古代画师在画魔众时,也画成了胖胖的、留着朋克头的可爱形象,我认为这个壁画天然就是为动画准备的。”

  陈海涛发现,古代画师对经文也有相当的了解,比如,画面上有一个人物拿着净瓶,手里洒出水。而仔细读经文会发现,这个细节讲的是臣子发现萨埵王子的兄弟悲痛得晕倒在地,于是洒水让他苏醒。“这在经文中是非常短的段落,但就像导演拍电影,剧本在此有一个关键性转折。”

  “我们要做的,就是利用数字媒体的特性,把当年画师营造的复杂、丰富的空间加以展现,帮助观众进入画面的意境。”陈海涛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,目前,关于254窟整窟历史的动画已经启动;未来,将形成以经典洞窟为点、时代为线、敦煌为面的敦煌艺术阐释的群落。

admin
习近平新年首访创下多个“首次”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